伤。

2009/03/21 15:36
山上薄雾弥漫,天空是淡黄色的。空气冰凉又潮湿。不舒服。

日子一日日的过,课堂、成绩、试卷。生活被这种冰冷乏味的东西填满了。

寂寞,孤独快将我吞噬。我天真的以为我可以习惯它。却不知它只是结痂的疤,揭开后又是一片血肉模糊。

身边的人谈着庸俗的恋爱,无法在他们身上感受到爱,只有虚荣、炫耀、暧昧。没有爱的基础,因为都太寂寞,所以选择彼此,消磨枯燥的高中时光,享受快乐。
虽然没有爱,但他们快乐。越庸俗越快乐。
或许我也该谈这样的恋爱,过这样的生活。
生活从来不给人选择的机会,她粗暴的将我推向命运。去注定的地方等注定的人。一切都早有安排。

那该死的爱情让我已遍体嶙伤,心力交粹。
我就像手握在刀忍上,任血液流淌,伤心疼到麻木,都不能松手。因为承受不了更大的疼。

他就是那道伤口,再疼也不能放手。



← 压抑。 | 主页 | Shakespeare 十四行诗 第47首 →



Comment Post


名称:
标题:
邮件地址:
URL:

密码:
秘密留言:只对管理员显示

Trackback

Trackback URL:
主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