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时

2009/03/31 22:12
我一直在想,如果没有2004那个多余的初三,或许我和你根本不会有任何交集,我们永远都是两个陌生人。
2004的悲伤和恐惧我都记不清了,忘不了的,是那昏天黑地的绝望。
周围的人都快乐的投入新生活中了,而我又回到起点,重新开始。
我一次次的伸出手,得到的只有冰冷和绝望。 或许那时有人对我伸出援手,一切也不会变成今天的这样。
事实是,那时握住我的手,拯救我的人,只有他。就在我几乎放弃的时候。
那时对生活有太多的放抗和怨恨,发泄一样的,不停的打耳洞,一个又一个。偏爱长长的耳線。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,就是被那他的耳饰吸引,那条和我的几乎一模一样的耳線。明明是个男人。那时我是这样想的。
第一次的邂逅,没有太多言语。那时我们对未来都一无所知。那时我们有着一样的放肆和叛逆,就像他们说的,我们有一对一样的眼睛。
那时我没有爱上他,我也没有和任何人提起过他。那时他是我唯一的浮木,将我从冰冷的海底带走。
那时他21岁,我14岁。
2004冬天,我收到的上帝最残酷最美丽的礼物。




← 倾尽天下 | 主页 | 压抑。 →



Comment Post


名称:
标题:
邮件地址:
URL:

密码:
秘密留言:只对管理员显示

Trackback

Trackback URL:
主页